68岁大爷爱上貌美保姆,吃药满足其需求:这地太干涸,差点要了命

 服务项目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7-16 13:09

1

小刘刚进屋,就听到从父亲的房间里传来粗重的喘气声。他心里大叫一声“不好”,以为父亲哪里不舒服,急忙跑过去一看,却看到了让他尴尬不已的一幕:父亲正光着身子趴在同样光着身子的保姆王珍身上。

伴随着王珍的一声惊叫,小刘关上了门。

过了好一会儿,老刘才从房间里出来,脸上尽是掩盖不住的难堪之色。哪个做父亲的,在与保姆苟合时被儿子撞见,会不感到丢人呢?更何况,他已经一把年纪了,生怕儿子会给他扣上“为老不尊”的帽子。

“爸,我也是男人,能理解你……”知道父亲此刻心里不好受,小刘先开了口,“不过,人家是有老公的,你这么做,就不怕惹祸上身吗?”

老刘自知理亏,不敢接话。

小刘又说:“再说了,你已经不年轻了,前段时间还刚中过风,还是悠着点吧,身体要紧……我让她走人吧,重新给你找一个年龄稍大些的。”

听到这话,老刘立马急了:“阿珍把我照顾得很好啊,为什么要辞退她?我不同意。”

小刘一脸不悦:“照顾得很好?是指在床上吗?爸,我跟你说,她能做出这事来,说明她心术不正,肯定是有所图。所以,她必须走。”

“我不许你这么说她!你个混小子,要么不回来,一回来就对我的私生活指手画脚。我的事不用你管,你走吧!”老刘气得满脸通红。

小刘也是气得不行,父亲竟然为了一个低贱的保姆跟他闹脾气!他是真想好好和父亲理论一番,点醒他不要被这些居心叵测的保姆欺骗了。他看到了太多保姆为霸占雇主家的财产而不择手段,他不得不提防。

可他看到父亲此时额头上的青筋暴起,担心刺激过度会引发不良后果,就没敢再顶嘴。

走到门口时,小刘又觉得不甘心,回过头来,冲着屋里大喊:“爸,你可得给我记牢了,你一把年纪了,悠着点!要是出了啥事,我跟她没完!”

“小兔崽子,给我滚!”老刘怒气冲冲地吼道。

2

老刘急忙回到房间里去看王珍。很显然,王珍听到了他们父子俩的对话,正坐在床边抹眼泪。

老刘心疼坏了,忙坐到她身边,轻声安慰道:“阿珍,你别听那混小子胡说八道,你是什么人我还能不知道吗?放心吧,我会对你好的。”

王珍仍在小声抽泣着,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跟老刘睡是可耻的呢?她才40岁,可老刘68岁了,任谁看,都是她有所图谋才会委身于一个老头的。

老刘本是不用请保姆的。他身体挺好的,除了有点高血压,其他指标都正常。他的生活也能自理,但是他太寂寞了,儿子在临市工作,虽说路程不远,却很少回来看他。儿媳不是个很好相处的人,有时候过节他让他们领着孙子回来,她却毫不客气地说,她要回娘家,没时间两边跑。

老刘是想找个老伴的,可他刚一提出来,小刘就坚决反对,并立刻带着老婆孩子回家来了。那天,他给老刘做了一顿好饭,边吃边劝他,已经68岁的人了,就不要再婚了,毕竟结婚会涉及到太多的问题。如果他实在想要个伴,那就找个保姆吧。

老刘的心跟明镜似的,他当然知道小刘在担心什么。他每月退休金6000多,名下还有三套房产,一套自住,两套出租,收入可观。小刘不过是害怕这些财产会落入他人之手。

儿媳连忙接话:“请什么保姆!爸,你过去跟我们一起住吧,让我们来照顾你。”

老刘一口汤差点喷出来,这两口子真能啊,跟他们一起住?那他不得郁闷死啊?他可不想连最后的一点自由失去了,拒绝了他们的好心。

不过,他想了想,觉得小刘的担心不是多余的,他辛辛苦苦挣来的财产,可不能被别人拿走了,儿子再不孝,也总归是自己的血脉,财产肯定要留给儿子。

于是,他退了一步,同意了小刘找保姆的提议。

小刘对这事很上心,一定要找有老公有孩子的中年保姆,最后才通过同事的亲戚找到了王珍。

王珍那时候在工地上做饭,正好工程完成了,老乡问她做不做保姆,她就答应了。

她自然也知道有些雇主要求陪睡的,因此她还特意问了这个问题,并提出她只做纯粹的保姆,负责干家务和做饭,不陪睡。

小刘得到反馈后十分欣喜,见到王珍后,看她一副老实巴交、低眉顺眼的样子,对她很是放心,当即就把她带回家了。

3

王珍到老刘家已经一年多了,她为人务实肯干,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,窗明几净,而且做得一手好菜,老刘对她颇为满意。

而让老刘对她动情的,是在他不久前生了一场病之后。

老刘有高血压,平时都记得吃药,可那天起床晚了,老同事打电话来催他赶紧到公园去下棋。他急急忙忙抓起一个馒头就走,把吃药的事忘到了脑后。

谁能想到,就这一次漏了吃药,他竟然中风了。好在送医及时,并且血栓较小,愈后不错,没有留下后遗症。

他住院时,小刘就只来过一回,儿媳干脆连面都没露,只有王珍衣不解带地守着他。晚上,他让王珍回家去睡,可她放心不下,非要在医院陪护,在简易折叠床上将就了一个星期。

王珍是全心全意地照顾着老刘的,用她的话说,就是“拿了钱,就要办事”。她整天忙前忙后的,对老刘体贴得不得了,不知道的,还以为她是老刘的闺女。

老刘住院一周,脸色红润,而她的脸却肉眼可见地瘦了一圈。

出院后,王珍按照医生的嘱咐,给老刘做清淡的饭菜,还买了书回来学习按摩手法。

王珍在给老刘按摩的时候,老刘很是受用。她从来不忘问他会不会手重了?会不会用的力度不够?生怕伺候不好他。

老刘内心受到了很大的触动,他这辈子,还没有被女人如此无微不至地照料过。这个非亲非故的女人,虽说是拿着他给的工资,但有些事情她根本不必做,她却都揽上身了,比儿子都贴心。

老刘已是花甲之年,本该不会轻易动心,却偏偏对王珍上心了。喜欢一个人,自然而然地就希望与对方灵肉结合。

老刘也是普通人,有这种想法不奇怪。自从老伴去世三年了,他都没碰过女人了。老年人并非没有生理需求,只是他自律罢了。

所以老刘对王珍充满了想法,又羞于启齿,可把他憋坏了。

那天晚上,王珍照例在老刘睡前给他按摩。她刚给他捏了两下,他突然就抓住她的手,一脸真诚地说:“小王啊,我很喜欢你啊,你就跟了我,好不好?”

王珍大吃一惊,这个在她眼里温文儒雅的大叔,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呢?她挣扎着,想把手抽回来,无奈他牢牢抓着,她一时没能挣脱开。

“小王,你听我说,我是真心喜欢你的。我们相处这么久了,我是怎样的人,你还不清楚吗?如果不是真的忍不住了,我也不会向你表白。”说到这,老刘的脸红了。

王珍也想来这些日子以来,他确实对自己不错,跟她老公何根伟相比,他说话轻声细语,处处透着对她的关心……她一分神,老刘就把她拉进了自己怀里……

4

王珍事后有些害怕,也有些后悔。毕竟她是有夫之妇,如今跟老刘做出苟且之事,若让人知道了,她不得让人戳脊梁骨?更令她感觉痛苦的是,她违背了自己的初心,沦为了自己曾经鄙视的陪睡保姆。

她最担心的,还是会被何根伟发现。何根伟那人是个爆脾气,没什么本事,欺负起老婆孩子却一套一套的。她当初就是受不了他的打,才会跟着老乡从农村来到城里的工地做厨娘。既远离了何根伟,也能赚钱补贴家用。

她到刘家做保姆前,跟何根伟打了招呼,他的第一句话就是:你当保姆可以,别跟人睡,被我知道了,打断你的腿!

何根伟不仅好吃懒做,还好赌,把王珍寄回去的钱都扔在了牌桌上。一没钱他就向王珍要,王珍也是苦不堪言。可她又无可奈何,何根伟是个不讲理的人,她有一次被打狠了,提出了离婚,他直接到厨房里拿了刀,红着眼睛说:“离婚?你休想!你敢跟我离婚,我先把你和崽砍了,我再自行了断!”

王珍相信他能干出这极端之事,摊上这样不要命的人,她只好自认倒霉,赚了钱先寄给上高中的儿子,剩下的就给了何根伟。

王珍跟老刘好了一回后,老刘对她更好了,总是心疼她,有时就让她歇着,他去买菜做饭。一种“家”的感觉在心里油然而生,王珍有时候会想,这世上原来也有体贴细致的男人,只可惜自己福薄,没能嫁给这样的男人。

老刘在金钱上对她也大方了很多,给她涨了2000元工资不说,还经常给她买衣服,并时不时送点首饰给她。

王珍苦了半辈子,如今有人呵护着,她心里感动得很,不知不觉对老王就动了真情。她很清楚,她对老刘有感情,并不是因为他有钱,而是真爱。

老刘对那方面的需求不高,反而是王珍,四十如狼,跟老刘突破道德底线后,每晚都抱着他要温存。尽管老刘很想满足她,只可惜他年龄大了,总是力不从心,她刚有点感觉,他就缴械了,她就会想:要是他能厉害点就好了!

老刘心里也不好受,只能紧抱着安抚她,并总想方设法去打听一些能够壮阳的方子。

那天,老刘从一老哥们那里拿到了颗药,他很高兴,中午整了一桌子好菜,背着王珍把药吃了。然后哼着小曲给自己倒了小半杯白酒。王珍不让他喝,他说:“没事,我已经好久没喝了,馋得很,就喝这一点儿。”

小半杯酒下肚后,老刘盯着王珍,心也不安分起来。他拉着王珍就进了卧室,连门都顾不上关。王珍本来不太愿意,这大白天的,哪能做这事呢?可是老刘借着酒劲,很是坚持,她只好从了。

老刘很是勇猛,王珍好久没有这么棒的体验了,两人正配合得天衣无缝,没想到,小刘会突然回来,还撞了他们这令人不齿的一幕。

5

小刘认定王珍是个使计骗取老头子财产的坏了良心的保姆,他岂能眼睁睁看着父亲的钱财被她骗走?他回到家里把这事跟媳妇一说,媳妇当场就高声嚷嚷开了:“你爸这不要脸的老东西,真是个老色鬼,就不怕死在保姆身上?有其父必有其子,我警告你啊,你可不许在外面乱来!”

小刘哭笑不得:“你这是哪跟哪啊!怎么就扯到我头上来了?你看我有那胆吗?”

媳妇瞥了他一眼,说:“得了,咱们还是说正事吧。那保姆肯定是不能继续待着了,赶紧让她走人,省得她再打你爸的主意。”

小刘愁眉苦脸:“我爸紧着她呢,我说要把她炒了,你没看到我爸的反应,可把我吓坏了!”

“他不让你炒,你就不炒啊?你有没有脑子?她不是有老公吗?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老婆给自己戴绿帽?让她老公来把她弄走,保准能行!”

小刘眼前一亮:“嘿,还是我媳妇儿聪明啊。得了,明天我就抓紧办。”

不过小刘事后想了想,如果能说服父亲把王珍辞退了,他也不用大费周折去找王珍的老公了。于是,他找了个时间,再次劝说老刘。可是老刘是铁了心要跟王珍继续生活下去。

“你是见不得我好是不是?你妈走了这些年了,我都是一个人,现在好不容易遇上个懂得照顾我的,你非要拆散我们是不是?你不要逼我,逼急了提前立遗嘱,你一毛钱也别想得到!”老刘气得脸色铁青。

小刘见说不动他,就不再反驳了。眼下之计,只能去找王珍的老公了,打她个措手不及。

小刘谎称王珍生病了,需要通知家人为由,通过同事的亲戚成功拿到了何根伟的手机号。

果然,当小刘把王珍勾引老刘的事一说,何根伟在电话那头暴跳如雷:“这个臭婆娘,看我不打断她的腿!”

小刘心中大喜,马上把地址给了何根伟,约好时间见面。何根伟说自己没有车费,小刘在心里骂了两句,给他转了200元车费。

两天后,何根伟就跟小刘碰上面了。这个长相猥琐的男人阴沉着脸,刚见到小刘,就要求他领着自己上饭馆去吃饭。

这不是十足的无赖吗?真是物以类聚啊,这夫妻俩果然是绝配,占起别人家的便宜来毫不手软。尽管心里对他厌恶,小刘还是请他吃了顿饭。

小刘已经计划好了,待会他给王珍打个电话,把她骗出来,让何根伟把她拖回家,这事就成了。

何根伟慢吞吞地喝酒吃菜,听着小刘的计划,却是一言不发。

6

何根伟有他自己的想法。最初他听说王珍跟老头睡了,确实气得不轻。可事后他认真想了想,睡都睡了,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,不能便宜了那个老头,得跟他要点精神损失费,补偿自己受伤的心。

小刘还不知道何根伟是什么样的狠角色,为防止他到父亲家闹事,他不敢领着他到家里去,而是选择在家附近的一家超市打电话给王珍,骗她说自己买了些东西,让她来提回去。

没多久,王珍就来了。可当她看到何根伟时,顿时大惊失色,哆嗦着问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……来了?”

何根伟凶神恶煞地说:“我怎么不能来?你个臭婆娘,你干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,你自己不知道吗?”

王珍明白了,何根伟是小刘叫来“捉奸”的,立刻吓得脸色惨白:“你听我说……”

“说你个XX!”何根伟大吼一声,扯着她的领口拉着就走。

王珍不敢挣扎,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了,她若是反抗,马上就会遭到毒打。在大庭广众之下,她丢不起这个人,只能乖乖跟着他走。

小刘看着他们走远的身影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并不知道,接下来他会遭受到怎样的对待。

何根伟在附近的小旅馆开了间房,一进房间,就对着王珍拳打脚踢。王珍毫无招架之力,抱着头由他施暴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何根伟终于打累了,看着她蜷缩在地上,一想到她竟然跟老头睡,就又气打不出一处来,直接扒了她的衣服,进入之后就是一阵横冲直撞。

“你个骚货,是不是憋坏了,连老头都不放过?老子这就把你喂饱!”

王珍强忍着痛,把嘴唇都咬出血来了,两行泪水无声地滑落……

7

第二天,何根伟揪着王珍的头发,恶狠狠地对她说:“你给我到老头家去,把衣服收拾好了,把工钱拿了,跟我回家去!”

王珍担心他别有用心,问他:“我只要收拾衣服就好了,对不对?你不会闹对不对?”

何根伟放开她,说:“对,我只想快点回家去,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。”

王珍信以为真,就领着何根伟到老刘家去了。王珍叫何根伟在外面等,他不耐烦地说:“我不得帮着你收拾吗?快点,别磨叽了!”

王珍只好开了门,老刘一夜未眠,看到她回来了,心中大喜。昨天下午,小刘已经告诉他,王珍被她老公带走了,他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,跟小刘大吵一架。

可当他看清她一脸伤痕时,心疼极了:“是他把你打成这样的?真是个畜生!怎么能打女人呢?”

何根伟走了进来,恶声恶气地说:“哟,你这老头,还真懂得怜香惜玉啊!说说看,我老婆睡起来是不是特别爽?”

王珍见何根伟一副要挑事的样子,心中暗暗叫苦,后悔自己轻信了他。

“阿伟,你不是说了不闹事吗?我错了,我错了还不行吗?咱们赶紧收拾东西走吧。”

王珍话音刚落,何根伟一伸手就给了她一耳光:“闭嘴,你叫他睡了,我心里不好受,还不能跟他要点补偿啊?”

老刘看见王珍挨打,心如刀绞,上前就要去拉开何根伟。可他一个老头,哪里是何根伟的对手?何根伟用力抓住他的手腕,疼得他呲牙咧嘴。

“老头,我告诉你,你要是不拿钱,我就告你强奸我老婆!”何根伟威胁道,“哦,对了,这儿的街坊邻居还不知道你睡别人老婆吧?你说我要是出去喊一喊,会不会很热闹呢?看看你这老脸要往哪搁!”

王珍“呜呜”哭着说:“何根伟你这个王八蛋,你做人太不讲廉耻了!”

“廉耻?你跟我说廉耻?你跟老头睡觉,你有廉耻了?”

老刘气得满脸通红:“我们是自愿的,你不要血口喷人!”

“拿10万来,我马上闭嘴,否则别怪我嗓门大!”何根伟再次威胁道。

“你个混蛋,你放开我爸!”这时,小刘来了。昨天跟父亲狠狠吵了一架,有点于心不忍,就想过来安慰他,没想到却看到何根伟正在施暴。

何根伟见小刘气势汹汹冲他而来,立马放开老刘,一拳头就干在了小刘的鼻子上。小刘猝不及防遭到重击,整个人向后倒去,后脑勺正好磕在了茶几上,昏死了过去。

老刘见小刘躺在地上不动一动,情绪一激动,身体颤抖了一下,也倒在了沙发上。

何根伟见势不妙,赶紧从小刘身上摸出了钱包,拿上钱拔腿就跑。

王珍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,过了半晌,才想起来报警……

8

老刘和小刘被同时送进了手术室,进行紧急开颅手术。手术室外,小刘媳妇不停地扇王珍耳光,骂她“贱人”、“不要脸”,王珍仿佛失了魂一般,默默承受着落在脸上的巴掌。要不是保安过来制止,她还不知道要挨多少耳光。

小刘经过抢救,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由于神经受损,留下了后遗症,右边身子偏瘫了,后期需要做长期康复训练。

老刘就没这么幸运了,命虽然保住了,可是下半身瘫痪了,余生将在轮椅上度过了。

王珍痛不欲生,因她的一时糊涂,导致两个家庭支离破碎。她恨透了自己,也恨透了何根伟。她积极配合警方的工作,提供了何根伟有可能藏身的地方,很快便将他抓捕归案。

王珍顺利离了婚,带着高考落榜的儿子搬到了外地。儿子痛哭之后原谅了她,并理解了她,虽然何根伟是他的爸爸,但这辈子,他都不想再跟他有任何交集了。

王珍把自己的心封闭起来了,每天都拼命干活,试图用工作来麻痹自己。她的下半生,将沉浸在自责和内疚中度过了……

【本文系作者原创,侵权必究。本文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纯属巧合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