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伙卖保险牺牲巨大,为签单遭中年女客户捏脸摸腿:签不签看表现

 联系我们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7-16 13:21

杜宇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交通事故人伤专员,主要工作内容就是对交通事故人员伤亡情况进行认定,这是理赔的重要依据。

意外随时会发生,杜宇经常大半夜跑到事故现场,对于各种惨烈的场面也早就习以为常,今晚的车祸现场却让他有些心慌意乱。

这起意外中丧生的被保人叫叶美珠,杜宇刚到保险公司是在销售岗,叶美珠是他第一个大客户,也是让他从男孩成为真正男人的“启蒙导师”。

叶美珠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娘,丰腴漂亮,身上有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风韵。她是来给员工配置保险的,看到杜宇后一怔,眼神中就多了一丝笑意,点名让他办理。

杜宇非常激动,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大单,后来手续办得差不多了,叶美珠说有个公章忘记带了,让杜宇跟她去一趟,到公司后直接签单。

杜宇没有多想,收拾好公文包就跟她去了,只是叶美珠并没有开车回公司,而是带他来到一套装修精致的公寓。

她一进门就踢掉高跟鞋,身体软软地斜靠在沙发里,美目含情,期待地望着杜宇。

杜宇到底年轻,直到这时还没明白她的意思,一心想着赶紧签合同:“姐,你的公章呢?”

“公章一直在我包里,签不签,要看你的表现。”

叶美珠招招手,让他坐过来,先是伸手摸摸他的脸,接着手指抚过他的嘴唇,轻轻滑到他的喉结上,再顺着胸膛一路往下……

杜宇顿时呼吸急促,就算是个傻子,此时也知道叶美珠想要他如何表现了!叶美珠的手并没有停下来,等她更进一步的时候,杜宇残存的理智轰然坍塌了……

经过那次之后,叶美珠又约了杜宇几次。杜宇一边贪恋肉体的欢愉,一边为自己的堕落感到羞愧。

后来他下狠心拉黑叶美珠,申请转岗调到别的部门,两人从那时起就再也没见过面。杜宇万万没想到,再次见到叶美珠竟是以这样的方式。

更令人震惊的是,他在事故现场勘查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疑点,这起车祸并不像是普通意外,叶美珠有可能是被人害死的。

叶美珠不会吃这种药的

云川北路环岛附近非常偏僻,离城区大约七八公里,正处在一个三岔路口上。这里是事故高发地段,程思危等人赶过去时,只见出事的车辆撞上了路边防护墙,损坏严重,整辆车几乎报废了。

“驾驶人周文奇和死者叶美珠是夫妻关系,事发时叶美珠在后座,撞击的时候首当其冲,受伤非常严重,这里晚上经过的车辆比较少,没有路人及时发现,我们赶来时叶美珠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。周文奇也因为延误了救援时间,到现在还昏迷不醒,目前正在医院抢救。”交警队事故科的人员介绍。

“是谁报的警?”程思危问。

“是周文奇的儿子周小天,事发前,周小天参加同学的生日会,等着周文奇去接他一起回家,父子俩开了位置共享。后来周小天发现爸爸的位置经过云川北路环岛时停了下来,一直没有再移动,打电话也没人接,于是就报了警。”

程思危点点头,沈南烛戴上口罩和橡胶手套,蹲下身,揭开叶美珠身上的白布,很快得出初步判断:“死者颅骨骨折,肋骨呈塌陷状态,推测至少有三根是折断的,需要进一步解剖才能明确器官损伤情况。”

“太惨了!”小棠又仔细看了看车身撞击的部分,“撞得这么厉害,时速不会低于80公里,这里限速最高时速是60公里吧?”

“对,我们对气囊控制模块进行了分析,根据数据读取的结果显示,在事故发生的前几秒,车速从82公里每小时加速到88公里每小时,发动机的转速提高了将近一半。”交警队事故科的人员说。

程思危问:“也就是说,周文奇在驾车进入环岛后,非但没有减速,反而加速了?”

交警队事故科的人员点点头,说:“而且几乎是呈直角撞击上去的,我们根据周文奇的行车轨迹模拟,发现加速进入弯道拐弯,根据惯性会发生侧滑,直接撞上防护墙的可能性不大,我们怀疑是人为的故意撞击。”

“周文奇和叶美珠是夫妻关系,他本人也在车上,故意撞击岂不是要同归于尽?”小棠不解地问。

“不一定是同归于尽,也可能是富贵险中求,做戏做全套才够逼真啊!”交警队事故科的人员笑了笑,大声叫保险公司的人过来一下,随后有个拿着文件夹的年轻男子过来,小平头,白衬衫,眼睛大而明亮,看起来清爽阳光,这人正是杜宇。

“周文奇和叶美珠在我们公司购买了多项保险,我核实过了,所有保单周文奇和叶美珠都互为双方唯一受益人。叶美珠死亡,累计赔付可以达到1200万,这还只是我们公司的保单。”杜宇一边说,一边打开文件夹,让程思危过目。

程思危翻看了一下,说:“如果确实是为了骗保,周文奇一定有把握自己不会死,他处心积虑,甚至不惜以身犯险,只怕不会轻易承认,我们要在第一现场拿到更多的佐证才行。”

“疑点很多,驾驶座的座椅往后调整到了极限,事实上这个位置开车很不舒服,需要伸着腿才能够到刹车,不符合正常的驾驶习惯,非常可疑,而且周文奇的公文包没有放在旁边,而是抱在身上,我们把他挪出来时,公文包就夹在他的胸腹部,这起到了一定的缓冲作用。”交警队事故科的人员说。

“还有,周文奇和叶美珠是夫妻,按照常理来说,叶美珠应该坐在副驾驶,但她却坐在了后座,而事故中受损最严重的正是车身,这也未免太巧合了!”

杜宇说话时情绪激动,好像这1200万赔偿要他个人掏腰包支付一样,程思危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。

这时,沈南烛也有了新发现:“叶美珠体表有大面积不同程度的损伤,这在车祸中原本也很正常,但是人在遇到重大危险时会下意识护住自己,关键部位会减少损伤,叶美珠却没有这样做,我怀疑在车祸发生前,她已经陷入了昏迷。”

这个发现让大家精神为之一振,如果能证明叶美珠在车祸前已经失去了意识,那就能大大佐证周文奇杀妻骗保的行为。

随后,沈南烛果然在叶美珠血液中检测到了卡马西平和氯氮平,这两种药物服用过量都会让人陷入昏迷。

只是,卡马西平和氯氮平都是神经抑制类药物,叶美珠患有癫痫,属于正常用药,而检测到的剂量远远不到中毒的程度,最有力的证据站不住脚了。

面对这样的结果,杜宇神情复杂,像是掂量权衡了很久,最终还是选择说了出来:“卡马西平不对劲,叶美珠对三环类抗抑郁药不耐受,她不会吃这种药的。那些药片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,她的药可能被人动了手脚。”

程思危的猜想得到了验证,他盯着杜宇,目光灼灼:“你和叶美珠之前就认识,是不是?还知道她这么隐私的事,你们是什么关系?”

杜宇勇敢地迎视程思危的目光,说:“她曾经是我的女人。”

故技重施

对于叶美珠,杜宇的感情非常复杂微妙,叶美珠是一个大他十几岁的有夫之妇,还是小三上位嫁给她现在这个老公的,不管带给他多么销魂蚀骨的美妙体验,他们的关系始终都是见不得光的。

也正因为如此,杜宇才下狠心和她断了。

如果叶美珠还活着,杜宇绝对不会再和她产生任何瓜葛,但现在叶美珠死了,而且有很大可能是被人害死的,他就不能装作以前的事没有发生过。

杜宇将所有的事都说了出来,像是对程思危说的,又像说给自己听:“撇开工作职责所在,就算为了叶美珠,我也要查出真相。”

程思危有些意外,婚外情虽然不道德,但杜宇能在这个时候承认,并为叶美珠寻找真相,还是非常难得的。

“你是怎么知道叶美珠对三环类抗抑郁药不耐受的?”

“这种病平时看不出来,也无法确定什么时候会犯病,有一次我们在外面过夜,可能是玩得太疯狂了,叶美珠的身体和情绪状态都过于激动,结果发病了,我紧急送她去医院,就是那次才知道的。”杜宇说话时耳根泛红,看得出他内心依然为此感到羞惭。

程思危尽量表现得若无其事,问:“癫痫病人也可以投保吗?”

“可以的,只是在险种上有一些限制,我详细看过那些保单,投保时间都集中在三个月至半年前这段时间。以前叶美珠提起过,她老公是做生意的,如果真的是周文奇唆使她买的,那周文奇个人财务状况一定是出了大问题。在我经手的案例中,这种情况是最多的。”杜宇提醒。

程思危点点头:“放心,我们已经围绕周文奇和叶美珠展开详细调查了。”

事实证明,杜宇的推测果然是对的。程思危等人在调查中发现,周文奇生意经营不善,欠下了巨额债务。更出乎大家意料的是,叶美珠竟然是周文奇第二任妻子。

周文奇的第一任妻子叫秦如玉,五年前,周文奇和秦如玉去参加同事的婚礼,回来的路上发生了意外,周文奇逃过一劫,但秦如玉伤势严重,她的父亲秦秉书是医生,亲自带着团队在急诊室抢救了一天一夜,最终还是不治身亡。

就在出事前两个月,周文奇和秦如玉双双购买了保险,受益人是他们的儿子周小天。秦如玉死亡后,周小天得到了207万赔偿金。

因为周小天当时只有9岁,这笔钱由监护人代为保管,只不过是换了一个方式,赔偿金最终还是到了周文奇手里。后来周文奇开公司做生意,这笔赔偿金就是第一笔启动资金。

程思危想要了解秦如玉理赔的详细细节,可惜保险行业流动性大,当年的经办人已经离职了。而周文奇还在重症监护室,一会清醒一会糊涂,根本无法进行讯问。

巧合的是,周文奇的主治医师居然正是他的前岳父秦秉书。女儿去世后,秦秉书作为孩子的外公,还和周文奇保持着往来,治疗上更是尽心尽力。

程思危看着他忙前忙后,不敢想象如果他知道周文奇涉嫌两次杀妻骗保,自己的女儿很可能是周文奇换取巨额赔偿的工具人,内心会作何感想。

“这绝对不是巧合,秦如玉的死很可能也是周文奇策划的,至于是单纯的杀妻骗保,还是有别的隐情,还需要我们进一步调查,找出答案。”程思危在开会时说。

老陈恍然大悟:“怪不得周文奇和叶美珠的保险,两人互为受益人,孩子不是叶美珠亲生的,她肯定不愿意写周小天的名字。”

小棠是负责调查叶美珠的,说:“叶美珠没有自己的孩子,她和周文奇结婚后怀过一次孕,因为癫痫病人本来就容易出现停胎、流产及早产的状况,有一次她吃了很多螃蟹,结果出现了流产征兆,送到医院孩子也没保住,从那以后也没再怀孕。”

“螃蟹还有这功效?”

“准确地说是螃蟹腿,我也是第一次听说,是当时给叶美珠做清宫手术的医生说的。”小棠回答。

“老陈继续守着医院,小棠带人去找杜宇,让他协助你们调查当年秦如玉理赔的详细经过,最好能利用他的行业关系,找到当年的经办人,确定秦如玉和叶美珠的死亡有没有重叠度较高的共同特征。”程思危分派停当,散会后大家分头去忙。

就在这时,老陈接到医院打来电话,慌慌张张地说:“程队,周文奇死了,肺栓塞!”

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

程思危等人赶到医院时,周文奇已经被蒙上了白布。周小天看起来比同龄人瘦小,木然守着旁边,似乎一时还接受不了爸爸已经去世的现实。

秦秉书穿着白大褂,戴着一副老式眼镜,强忍悲痛地介绍情况,说慢性心肺疾病是肺血栓栓塞的诱因之一,其中合并房颤、心力衰竭和亚急性细菌性心内膜炎患者发病率更为突出。周文奇患有亚急性细菌性心内膜炎,这是病情突然恶化的最大诱因。

“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了,没想到还是出现了这种情况。小天这孩子真是命苦,才这么点大,亲生父母都不在了。”秦秉书心疼自己的外孙,不由得长叹一声。

沈南烛查看了之后,对程思危点点头,表示没有问题。程思危又询问了几个相关问题,秦秉书逐一回答,还提供了详细的检测报告。

相关手续流程完成以后,程思危和沈南烛离开医院。沈南烛一路上都在想着什么,程思危问:“哪里不对吗?”

“肺栓塞前些年确实凶险,但以现在的医学水平,只是防治得当,一般都没事的,秦秉书知道周文奇患有亚急性细菌性心内膜炎,应该提前做好预案才对,怎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呢?”沈南烛疑惑不解。

程思危霍然一惊,脑海里冒出一个想法:“你怀疑秦秉书是故意让周文奇死的?”

“时隔五年,两次相同的意外,还有我们大张旗鼓的调查,秦秉书那么睿智的老人怎么可能想不到?就算他当年不知道女儿是被害的,现在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!”沈南烛分析。

程思危皱眉思索,在被保人和受益人同时死亡的情况下,保险金是由受益人的继承人领取的。也就是说,周文奇和叶美珠的赔偿款,都应该在周小天名下,而周文奇一死,秦秉书就是他唯一的监护人。

不管是钱财蛊惑人心,还是为女儿报仇,他都有充足的作案动机。最重要的是,他甚至都不用做什么,手上连血都不用沾,只要看着周文奇在病房里死去就可以了。

程思危只觉案情愈发扑朔迷离,周文奇涉嫌杀妻骗保的事还没查实,现在秦秉书又上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,局面越来越复杂了!

程思危回到队里后,重新梳理案情,翻看交警队提供的资料和相关人员做的笔录。他越看眉头皱得越紧,周小天的口供似乎有些不对劲,程思危决定再见见他。

程思危来到周小天家时,周小天正一个人在房间写作业,摊开的课本写满密密麻麻的笔记,详细而工整。别看他瘦瘦小小,沉默寡言,成绩却很优异,年级排名一直都是前三。

程思危说:“这么自律,我还以为你遇到这么大的打击,要放纵颓废几天呢!”

“我外公说,痛苦并不会因为颓废而减少,反而耽误正事。”周小天说。

程思危点点头:“你外公说得对。”

“我去倒杯水给你。”周小天去厨房倒水时,程思危看到书桌上方是两排书架,里面夹着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

他心念一动,抽出来翻了翻,其中一页明显有折痕,打开一看,其中一行“蟹爪堕生胎,下死胎”,被人用黑色笔迹划出了横线。

程思危霍然一惊,脑海中瞬间冒出一个想法,叶美珠吃螃蟹后流产,难道是周小天处心积虑设下的圈套?

他为什么要对继母下这样的狠手?是不想多一个弟弟妹妹分家产?还是记恨她当小三,伤害了自己的妈妈?

永无真相

周小天端着水杯回来时,看到程思危面前摊开的《本草纲目》,不由自主地手抖了一下。他虽然只是一个刚上高中的孩子,但心思缜密,经过短暂的慌乱之后,很快恢复了平静。

“你平时喜欢看《本草纲目》啊?”程思危故作随意地问道。

“也没有,随便翻翻,现在功课紧张,不怎么看了。”

“听说叶美珠曾经流产过,原因就是吃多了螃蟹腿。”程思危一边说,一边观察周小天的反应。

周小天点点头,说:“是的,她喜欢吃螃蟹,还最喜欢啃螃蟹腿,我提醒过她,还特意拿着书给她看过,但是她不相信,说中医都是骗人的。”

程思危意识到这个孩子的厉害之处,没有证据的事,他是无论如何不会承认的了,于是话题一转,问起周文奇出事时的细节。

周小天又认真复述了一遍,和录口供时说的一字不差:“那天我同学过生日,吃完饭以后太晚了,打不到车,我就给我爸爸打电话,让他来接我。我们开了位置共享,后来我看我爸开车经过云川北路的环岛时不动了,我打电话发语音都没人接,所以就报警了。”

“从事故发生到警方接到报警,中间差了将近五十分钟,你为什么那么久才报警?”程思危问。

周小天迎视他的眼睛,眼神澄净而无辜:“我当时坐在路边打游戏,一开始没发现,队友都下线了我才想起我爸还没来。”

“在报警之前,你还打给谁了?”

“没有,没打给谁。”

“你打给你外公了,通话时长是1分50秒,然后过了40分钟你才拨打的报警电话。”程思危提醒他,“这期间你是不是在玩游戏,我们一查就知道,游戏平台的数据是不会骗人的。”

周小天紧紧抿着嘴唇,不说话了。

“你发现你爸爸的定位在环岛上停下来,预感到他可能出事了,但是你没有直接报警,而是先打给你了你外公,你外公很清楚黄金抢救时间,所以你们完美避开了,是不是?”程思危逼问。

周小天强撑着说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我外公是医生,我爸爸出了事,我们为什么要避开黄金抢救时间?是你无中生有,这些都是你自己杜撰想象的!”

程思危正要说话,这时手机响了,是小棠打来的,他知道一定是有了进展,于是按下免提键:“程队,我们找到当年负责秦如玉理赔业务的经手人了,再加上存档记录,可以证实秦如玉和叶美珠一样,都是被周文奇蓄意谋害骗保的!”

周小天听得清清楚楚,一直紧绷的情绪再也撑不住了,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……

周文奇杀妻骗保案真相大白,在处理后续工作时,杜宇对秦秉书说:“周文奇恶意骗保,我司不承担保险责任,解除保险合同,不退还保险费,你现在是周小天的唯一监护人,这个情况需要告知你一下。”

“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!我这一生虽然算不上高风亮节,但还没有到觊觎不义之财的地步。小天跟着我,粗茶淡饭是能管够的。”秦秉书说。

程思危不死心,问:“小天当时给你打电话,你们说了什么?”

“小天说下个星期就是妈妈的忌日了,希望我能带他去如玉坟前看看,”秦秉书颤颤说道,对着程思危等人郑重鞠了一躬,“我替如玉谢谢你们了!”

程思危内心五味杂陈,周文奇杀妻骗保案尘埃落定,但叶美珠流产是否和周小天有关,事故发生后秦秉书是否授意他拖延时间,可能再也没人知道了。

这些都将深埋在他们心底,像泥土下腐败的树叶,慢慢消融于岁月,永无真相。

本文为悬疑小说社原创小说《非正常死亡刑侦档案》第36个故事《永无真相》,禁止转载,抄袭必究!